五毒老师

我永远喜欢露中!

我的远古威强产物(
各种ooc






光头强他好可爱啊啊,我死了。

神奈川冲浪里







久违的原创啊。。。

有些人被迫走上画画的道路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我鼠绘。。老年帕金森。。。色差杀人。。。

【露中ABO】黑森林蛋糕 大结局2

心好痛,好痛…就像刀刃无情的搅割一样。伊万会死的,那他们的孩子呢?王耀的泪已经粘湿了他的警服。伊万被抓了,他不应该高兴吗?可是…心里就是好痛啊。
“嘉龙!大哥要回来了!”王湾开心地挂断电话把这个喜讯发散给每一个王家成员。
“他老人家在R国呆了一年终于要回来了吗?”王嘉龙没有露出任何表情,但是心里还是不免乐开了花。
“我们一起去给大哥煮饺子吧!”
天气渐冷,下了雪,纷纷扬扬的。C国很少下雪,只有冬天才会下个三两天,就算下雪了也远远比不过R国的那一般大。
人生最痛苦的事情也不过是生离死别。
是雪,王耀呆呆地看着这鲜少能看到的雪,车已经过站了,就是这样的雪,王耀在模糊中好似瞥见了那一抹熟悉的身影。
“你还要不要上车?!”司机不耐烦地按了按喇叭,这才把王耀拉回现实。王耀歉意地笑笑,长长哈出了一口白气,走进了车中。
“大哥?!”是王湾开的门。然后她看到了一个面容憔悴,黑眼圈如炭一样黑的人,要不是王湾知道王耀要回来,她真的不知道眼前来人是谁。
“大哥?!你怎么了,失恋了还是?”王湾话一出口便看到王耀明显愣了愣。
“没有。”
之前王耀回到家向来是神采奕奕的,一口给他们说 出一连串的刑警故事。只有侧身给王耀接过行李箱的王嘉龙才发现事情不对。
他哥哥身上的信息素已经不仅仅再是一个人的了。
刚刚王耀的小动作也被他尽收眼底。王耀———他的大哥被标记了。
吃饺子的时候,王耀显然十分不自在,他的眼眶微微泛红,最后眼泪直接落入了碗中。
“大哥?是不是饺子太好吃了你感动哭了?”王湾对他哥的行为摸不着头脑。这时王嘉龙放下筷子。
“到底是怎么了?你身上为什么有别人的信息素?还有为什么这么反常?”
“你们…真的想听吗?”看到三人难得严肃的表情,王耀缓缓道“我爱上了…一个…人贩子。”
王耀把一年的事情全部告诉了王家兄妹,早已泪不成声。王湾也哭了,濠镜和嘉龙沉默不语,拍了拍王耀的肩膀。
“大哥,放心吧,会过去的,你还有我们呢。”
王耀还是在当M市的警察局局长。打发日子,他没有结婚,在每天清闲的日子走来,猛然回眸已经3
年了,又是春天,是一个阳光铺满大地的日子,办公室门口的向日葵全开满了,仔细品味可以闻到些许花香。
王耀躺在办公室的躺椅上处理一些琐事。
“王耀先生,有人找你。”马修一路小跑到了王耀面前。
“不见。”王耀喝了一口清茶,不知道这一次又是那位纨绔子弟犯了事情想拿钱打发他,他王耀可不是这么随便的人。“他说有急事。”王耀叹了口气,整理好办公桌上的报告,一边慢慢地踱出办公室,一边思考要怎么不带脏字的拒绝请求,马修在心中忍不住感叹“王耀先生,您才25啊,为什么活出了52的样子啊!”
伊万很踌躇地思考要和王耀说什么,他身边一个看起来不过3岁如陶瓷一般可爱的孩子拉了拉他的大衣。
“爸爸?你为什么要带小万尼亚来警局?小万尼亚没有干坏事啊?”伊万把他抱起来用力揉了揉他的头发。
“爸爸来带小万尼亚找妈妈啊。”
“那是不是妈妈做了什么坏事啊?”这时办公室门打开了,王耀看清了眼前来人是何人之后,下意识“啪”响亮的一巴掌。
“爸爸,漂亮阿姨为什么要打你?”王耀把伊万拉进了办公室。
留下了马修和小男孩面面相觑,马修先打破了气氛的尴尬。
“小朋友,你要喝什么啊?”马修问道。
“爸爸说不能喝陌生人的东西,但是这里是警察局,所以小万尼亚想喝橙汁。”
马修看着小男孩抱着杯子认认真真的喝“小朋友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小男孩放下了橙汁,认真地,一字一句的缓缓说道
“我叫王浩然·布拉金斯基。”
END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你不是死了吗?!”王耀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的心情。
“耀,从你走了之后我就不想干这份工作了。我给阿尔弗雷德说了。他给我找了个替罪羊,给我安排了一个干净的工作,我是从当初那个小镇一步一步走过来的,带着我们的孩子找遍了整个R国.....就是为了你。”伊万高大的身躯把王耀逼到了角落,深情凝视着他的omega。
王耀不敢直接对视他过分炽热的双眸怕自己会沦陷其中。

   良久,伊万缓缓开口道‘’我离不开你,耀。‘’

    王耀用极小的声音做了回复‘’我也是。‘’

    ‘’咳咳,把你的工作退了吧。。。。。明天来警局上班吧。‘’

      伊万吻去了王耀激动的泪水,王耀没有拒绝。阳光打在两人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好似一切安好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我写完了。。。。。我怎么会发刀子呢。。。。。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的。本来有番外的。。。因为崩了就不打算发了。。。。。。。我好开心。。。。阿。。。。。。肝文好累。。。。。我还是继续画画打发日子得了

我画了一年的破画60个小粉丝。。。。我肝了一个月的小破文破100了。。。。。

【露中ABO】黑森林蛋糕 结局1

时间像融雪一样,在冬逝去的时候一滴又一滴的化成流水。王耀的肚子越来越大,他常常望着远方出神,一坐就是一整天。伊万也不打搅他,只是默默地陪上他一整天。
十个月的孕期过去了,王耀很顺利地诞下了一名健康的男婴。在男婴出生的一周的晚上,王耀刺破了自己的手指,在一块方方正正的手帕上,用C国的文字,一笔一划地写出了三个字“王浩然”。伊万早就解开了王耀的手铐,王耀起初并没有走出门,只是木讷地盯着婴儿发呆。第二天伊万没有在家,王耀咬了咬牙,走出了家门。
他没有手铐,他可以正大光明地走出村子。守门的人看见他手上没有手铐,便也放他出了村子。
走到白桦林时,他情不自禁地望向白桦林海深处的村子,还有一直跟着他的伊万。
他双眸中的泪水隔着很长的距离也显而易见。
“耀,你走吧,”他顿了顿,挤出了一抹难看的微笑“我不拦你,我会照顾好你的孩子。”
王耀内心一阵绞痛,他猛然发现自己爱伊万,爱这个人贩子,很爱很爱且没有任何多余的理由。很久之前,不知道是看流星还是什么时候,伊万早已在他的心里种下了一粒名之为爱的种子。一刹那,这种子疯长了起来,长长的藤蔓将他的心束缚的很紧很紧,只要一动,给予他的便是钻心的痛。
留下来!留下来!留下来!内心无数次地给他暗示,留下来,和伊万在一起。
不行!他还有组织和家人。
对不起.....伊万,我爱你,但是我做不到。越在这里多留一天,负罪感就像滚雪球一样,越来越大。王耀在心里默默回答了伊万,咬着牙,不再回头,两人都泪流满面。
“伊万,再也不见。”良久,王耀轻轻地说道。
“所以说,你没有抓到人贩子?”他的上司———弗朗西斯咬着烟吞云吐雾地缓缓说道。
“人贩子太聪明了,我潜伏了一年,正打算突击的时候…跑了。”王耀鲜少撒谎,神色自然很不自在。
弗朗西斯反而认为他是多年习惯性完成任务,经历了这一次前所未有的挫败十分难受“够了,小王耀,你还是太年轻了。工作了这么久,哥哥认为你要放松一下了。M市的警察局局长退休了,你去就职吧。”
就这样,王耀当上了M市工作量很少的一个警察局局长。
马修很奇怪,他的上司———王耀几个月前新来的局长,是个omega,明明在了适婚的年龄却迟迟没有结婚。局长长的很清秀,局里献殷勤的人倒是不少,但这些人常常第二天就被炒鱿鱼。局长身上好像还有其他人的信息素,虽然已经淡的不行了。可能是经历了一场难以释怀的情史吧。他还年轻,不懂这些。王耀的工作少之又少却有他几倍的薪水,要不是在极少的几次案件中———他看起来很棘手无法解决的案件,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,他们叫来了王耀,最短不过几个小时最长不过一天就迎刃而解,他恐怕真的会认为王耀是靠关系进来的。
“今日....”电视里生硬的女声打断了马修的思绪。他马上欣喜的叫来王耀“局长先生!那个臭名昭著的人贩子———伊万·布拉金斯基被抓到了!”然后他就听到了清脆的玻璃制地的杯子掉在地上的声音。
“局长先生??”
王耀并没有理会一地的玻璃碎片,踩过玻璃渣走到了电视机前,电视的画面被转到了那村子里,一个面部被黑布袋罩着的嫌疑人被刑警铐进了警车。
“伊万·布拉金斯基,你也有今天....”王耀喃喃自语。
“法院决定于12月25日对其实施死刑。”
王耀愣住了,一刹那泪如泉涌。
“你好傻啊…”
马修认为他有必要回避一下,虽然他上司的行为让他摸不着头脑。
“那个....我去打一下水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说了我写的是ABO乐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快完结了。。。。。【所以我要多鸽】

【露中ABO】黑森林蛋糕。。。。反正就是快完结了

 这几天伊万一步也没有踏出大门,一直呆在家里照顾王耀。他时不时告诉王耀一些村子里和童年的事情,王耀也仅仅只是“哦”“嗯”几声就当是回复了伊万。
伊万锁在他手上的手铐越来越重了。
“我家里有三个弟妹,王濠镜,王嘉龙,还有小梅…父母去的早,我的父母都是刑警…在一次行动中去了。我上了警校,很受重用,考取了国际刑警。然后我一年也只有几次过节时,才可以回家见他们…其实,伊万·布拉金斯基,我更希望你当时直接杀了我。这样…对我们都好。”在伊万说了无数个给王耀解闷的事情后,王耀才缓缓开口。王耀明显看见伊万愣了愣。
“家”是什么样的感觉?伊万不由自主地想到。王耀无意间瞥见他的眸子微微发红。
“耀,你不知道我从雪地里把你救出来时…我是有多么想把你放走。可是我做不到...我做不到…我也许可能…爱上你了。我不怕你叫警察把我捉走,我怕…我怕我没有你。”
“你可真傻,伊万·布拉金斯基,”王耀不知道为什么鼻尖有点发酸“你是人贩子,我是刑警。就算我喜欢你,但是我们根本不可能!”他们两个双双对视,双眸满是不知道这段孽缘何去何从的迷茫,良久不语。
“耀,你…早点睡吧,天不早了。”伊万硬生生的扯出了一个牵强的微笑。
夜还很长。
已经开春了。冰雪融化,万物复苏。天不冷了,王耀常常在伊万的严密监控之下到村子里四处走走,王耀也会为了更加适合的逃生路线而走上整整一天。可是最近几天,王耀哪里也不想去,肚子会时不时地阵痛。但是估摸着没有大碍他也没有告诉伊万,伊万已经救过他一次了,他们互不相欠了,他不想再欠他人情。现在只要是一沾枕头就睡觉,在某几次被伊万叫醒之后,他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气,把伊万臭骂了一顿,伊万也只好让着他。伊万一开始没有觉得有多么奇怪,直到王耀在某天清晨没有醒,伊万也不想触到这根火线,他只好自己进厨房做早餐。结果半醒的王耀见到伊万做到“红烧肉”就吐了。油腻的味道使他十分不适让他胃液上涌,有他前几天做的糖醋排骨好吃吗?伊万顿时慌了神,快马加鞭的把王耀送到了亚瑟的医院———村里唯一的一家医院。
手术刀已经生了锈,手术台也已经破烂不堪了。医院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。医生和护士都是一个人———亚瑟·柯克兰。
“有什么症状?”亚瑟不满的用笔尖敲打着桌子。
“今天我给小耀做了一碗红烧牛肉,他就吐了。”
亚瑟暗暗庆幸这世界上还有比他做菜都难吃的人。
但是他又不满地皱了皱眉头。
对王耀说“我问你自己呢!”
“…这几天,肚子有点痛,很想睡觉。”
“这几天你有呕吐吗?你都吃了什么?”亚瑟心里知道了答案之后失望了不少。
“没有,昨天是糖醋排骨,前天是酸汤面。”
亚瑟“你们两个混蛋!怀孕这么明显的事情你来找我干什么!”
伊万“?!”
回来的路上王耀一言不发,反倒是伊万一直向他问东问西,比如怎么样带孩子,孩子要叫什么云云…
“你看起来很高兴啊。”王耀冷声说道。
回到家里,伊万喜滋滋的用王耀昨天做糖醋排骨的方法给我耀做晚饭。王耀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床上,狠下心来,用拷着手铐的手狠狠捶向自己尚不明显的小腹,当手还没有触到小腹时,他停下了。这是他的骨肉,他这是要置亲生骨肉于死地。当他想到这孩子同时也是另一个人的,另一个人贩子时,他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他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,泪如泉涌,一发不可收拾。他气,他恼,抬手,他砸了木桌,木桌上的玻璃水杯被惯性强行带到了地上,抛起了玻璃碎片在空中飞洒,上面映出了伊万端着菜走出来时诧异的样子。
“耀,你怎么了?!”伊万显然没有反应过来,便把饭菜放到一边,快步走到王耀身边。
“啪”响亮的一声巴掌凝住了这一场闹剧。
“伊万·布拉金斯基!你高兴了是不是!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把我永远绑在这里了是不是?!”王耀笑了,带着泪。
伊万的头发散乱,看不清楚他的表情。
伊万会怎么对他?像几个月前带他看的那个叫卡娜的妇人一样丢在那堆人中?会杀了他?还是会毒打他?
伊万并没有怎么对他,只是默默地把桌子扶起来,收拾好了残局后,一个人默默地走出了家门

 

 

 

 

 

............我不鸽鸽乐。。。。。。。。快要完结了吧

【露中ABO】黑森林蛋糕。。。。多少了我忘了

王耀不知道他是怎么度过这漫长的一天的。一天他都没有再次见到伊万,桌子上伏特加的空酒瓶里插着两束向日葵。这花虽说是R国国花,但是在这个寒冷的地方是开不出来的。可见对方花费了不少心思,明明两人都是那种极其恶劣的关系.......为什么要花这种在热恋中人才会有的小心思。
王耀刚想把花丢在地上。可当他触及到,体会到这来自R国与众不同的金色太阳时,他呆住了。花开的烂漫而不真切,可惜被摘到了这个地方。他情不自禁地想到。
“沙。。沙。”信箱那儿发出了声音,王耀赶紧奔了过去。
“王耀警官,请上楼顶,我已经架好梯子了。”
真是万幸!因为昨天看过极光,伊万没有锁住楼顶的门。王耀暗自庆幸,推开了门,从楼顶向下望去费里正搭好了梯子,但和楼顶还是有一定的距离。王耀可顾不上这些,以他长期训练过的敏捷身姿纵身一跃便跳到了梯子上。
“呐,那个,王耀警官,真的要走吗?”费里顿了顿。
“伊万先生看的出来真的很爱你。”
“费里,我们不可能....我们不可能的。我是警察。.......还有...我不爱他。”
王耀面无表情地说道,内心却像撒谎的孩童一样慌张而手足无措。
“.....那么王耀警官请随我来。”
一路上他们默默无言。
“呐,到了,就是这里。”他们穿过一片低矮的坟墓,是被大理石制成的十字架被歪歪扭扭地插在雪地里。放眼望去有一座风化严重已经倒了的石墙。
“王耀警官,我也只能把你送到这里了,多多保重呐。”费里被冻的鼻尖发红。王耀向他道谢后向未知的方向走去。
他是去了多久?狂风像恶鬼一样在他的耳边狂啸,他隐隐约约的察觉...也许有北极熊或者说是雪狼的哀嚎夹杂其中。双腿已经失去了知觉。他的视觉辨识系统大大削弱,雪盲像一个不速之客不告而来,天和地好像都是一样的的白,白的激发了人们内心深处最深的那一份恐惧。他走了多久?一个小时还是几十分钟?还是一天?白,白,白,还是白,没有一顶点人类活动的迹象。他在倒下的时候瞥到了一个,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。他安心地闭上了双眸。
好暖...他是死了吗?眼前的一切食物都从模糊逐渐变的清晰。医院的消毒水刺鼻的味道让他不寒而栗。
“耀!你醒了?!”伊万看起来精神状态极差,好似像是几天没有睡着一样,细看还可以看清楚他新长出来的细细的胡子,本来柔软的声线不知道是因为没有喝水还是什么原因变的沙哑无比。
“唔,在本绅士手中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,下次管好他不要乱跑就好了。要不是你及时把他救出来,就算是多么神的大魔法师也救不好他。”穿着医生白大褂的亚瑟·柯克兰细细地抿了口红茶。
王耀缓缓回过神来,“唔...头好疼。”伊万慌忙地揉了揉王耀的头。
“你这个混蛋人贩子,可是干了最傻的一件事情了呢。”亚瑟皱了皱眉头。
“居然对拐来的人上心了。”他小声嘀咕着。
伊万这时心思全都在王耀身上,并没有听见亚瑟的嘀咕。但王耀听见了,每一个音节都清清楚楚。伊万救了他?伊万对他上心了?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谢谢伊万,不知道捡回来这条命是福还是祸。
但是伊万·布拉金斯基,你居然爱上一个刑警了,真是好笑。王耀不由自主地想道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我更新乐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